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天芳 > 452章 給我打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gcgwines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康王世子低垂著頭,咬著牙向皇帝道歉“陛下,都怪臣思慮不周,行事沖動,造成如此局面,請您原諒。”

    康王在此,皇帝不能不給面子,假笑道“大哥說哪里話?我們始終是兄弟,有什么原諒不原諒的。”

    康王世子連聲稱是,心里再惱恨,眼下也只能憋著。

    看著他們兄弟和解,康王滿意地點點頭“誤會解開就好,自家兄弟,不要受了別人挑撥。”

    皇帝復雜地看了康王一眼,心道,大哥意欲害他絕嗣,父王居然只說是誤會,果然他向著大哥,根本沒把自己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康王世子亦是滿腹怨氣,父王竟叫他向老六陪罪,果然在他心里,哪個兒子不重要,幫他占著皇位才是真。

    兩個兒子各懷心思,康王雖有察覺,但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之前都是因為他不在,現下他回來了,無論老大還是老六,定然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他飲了口茶,說道“陛下,事已至此,無論朝臣還是百姓,必須要有個交待。”

    皇帝默不作聲。這要怎么交待?難道叫他出面背書,給大哥洗脫嗎?且不說他愿不愿意,別人又不是傻子,怎么會相信?

    康王也沒解釋,吩咐胡恩“去政事堂,宣常相來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樓晏難得在家中用一次午飯。

    還沒吃兩口,外頭來報“俞大公子來了。”

    池韞不解“他今天不用上衙嗎?”

    樓晏也覺得奇怪。俞慎之來找他們玩,一般約在外頭見面,極少到家里來。

    他向幾位母親告罪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起去。”池韞也擱了筷子。

    太反常了,心里總有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會客廳里,俞慎之一臉焦急地團團轉,看到他們過來,一把抓了樓晏“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樓晏反手按住他。

    俞慎之說“康王回京你們已經知道了吧?他這會兒拖著康王世子去了宗正府,請平王問罪。”

    樓晏和池韞都是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宗正府,掌的是皇族事務。康王這是要棄車保帥,還是大事化小?

    樓晏道“既是問罪,我恐怕要去當證人,走吧。”

    俞慎之點頭“這案子我也有參與,和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宗正府,人群圍得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這情形難得一見,因宗正府處理的是皇族事務,平時哪會允許百姓圍觀?

    可今日卻不一樣,不但允許,還特意讓他們來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啊?怎么圍著這么多人?”有不明真相的問。

    早來的看客帶著幾分得意“這都不知道?我問你,最近京城里最熱門的事是哪個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平王世孫議親?”

    “信國公梳攏了花魁小憐?”

    “蔣狀元被他家悍妻追著滿街跑!”

    那看客呸了一聲,指著七嘴八舌的幾個“你們腦子里就只有這點男男女女的事?會到宗正府來,當然是大事!大事啊!”

    旁邊一人不想吊胃口,直言說破“是承元宮那案子,康王爺昨日回京,今日請了平王爺,押著康王世子過來了,說是要當眾問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康王爺回來了?”

    百姓們紛紛驚呼,探頭往衙門瞧。

    這些天,康王世子一直在風口浪尖。先是拒不配合調查,隨后宮門謝罪逼迫圣上,接著將污水潑到政事堂頭上等等,在坊報的一篇篇報道下,儼然一個嫉妒兄弟、無視法度,妄圖顛覆皇權的野心家。

    便是平民百姓說起這事,都要罵上一句,那些文士學子,更是群情洶涌,喊著要讓康王世子伏法。

    眼看著康王府要撐不住了,康王竟回來了,這是要替他兒子平事嗎?

    “讓一讓,讓一讓,”后頭傳來聲音,“有勞鄉親們,騰點地方。”

    眾人一瞧,卻是一群穿襕衫執折扇的書生。

    平民百姓對讀書人向來尊敬,紛紛向兩邊避開,給他們讓出一條道來。

    書生們在衙門外站定,個個臉色難看。

    有人發現了平王府的車馬,說道“看樣子,平王也來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同伴,另一個書生擰著眉說“既然到宗正府來,自然要請身為宗正的平王出面。”

    他們彼此交流了幾個眼神,心里卻壓著沉沉的陰云。

    真說起來,康王世子涉案并無明確罪證,要是康王和平王同時背書,政事堂恐怕也只能收手。

    難道這事就這么算了?

    沉默半晌,其中一人咬了咬牙,低聲道“如此不忠不義之人,豈能再立于朝堂之上!若真是如此,拼著得罪他們,某也要討個公道!”

    會結伴來此的,都是胸懷義氣之人,個個心里窩了團火,立時得到了眾人的認同。

    “李兄放心,我與你一起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

    士子們義憤填膺,瞪著衙門口,頗有康王敢徇私,就舍生取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來了來了。”衙門口終于有動靜了。

    眾人抬目看去,就見康王扶著平王出來,身邊還陪著首相常庸。

    到了門口,有侍衛上前安上座椅。

    康王恭恭敬敬,請平王坐下,口中說道“今日辛苦伯父了。”

    平王呵呵笑著,一副老好人的樣子“說什么辛苦,本王身為宗正,都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揣著手,眼睛半閉,一副不想搭理的樣子。

    眾人納悶,這是什么意思?平王來了不是要管事嗎?

    那邊康王已經吩咐侍衛“帶上來。”

    侍衛答應一聲,很快押了人過來。

    人群里響起驚呼聲。

    這人除了發冠,剝了外袍,不是康王世子是誰?

    康王神情一厲,喝道“跪下!”

    不待康王世子做出反應,侍衛已將他按了下來。

    康王肅聲道“本王昨日歸京,得知我兒無狀,特將他押來宗正府問罪,請諸位做個見證。這小畜生,負責承元宮修繕,卻沒辦好差事,此其罪一。政事堂請他協助調查,他輕視怠慢,拒不配合,此其罪二。聽幾句流言蜚語,就到宮門前謝罪,令君王父祖為人非議,此其罪三。三罪無可抵賴,不罰不足以正視聽。來了!”

    侍衛大聲應道“在!”

    康王冷冷吐出“給我打!”

    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北京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 福彩快3-北京快3